作者:admin
来源:本站
时间:2017-09-25
简介:朋友问,为何你这篇《羽球情缘》,有一个“续篇”两字?事缘七年前,为迎接世界学生运动会在深圳举行,我报名参加了由《南方都市报》主办的深圳市全民羽毛球大赛
内容介绍

羽球情缘(续篇)

朋友问,为何你这篇《羽球情缘》,有一个“续篇”两字?事缘七年前,为迎接世界学生运动会在深圳举行,我报名参加了由《南方都市报》主办的深圳市全民羽毛球大赛,也许是真诚和热心所至,我不仅获得了此次大赛吉祥物提名奖,而且经过几轮的拚搏,过关斩将,亦最终获得男子年长组单打冠军。欣喜之余,有感而发,写了《羽球情缘》这篇散文。和2001年在《澳大利亚时报》发表的《羽球会友》构成姊妹篇。            

这次更令人欣喜的是,我第一次见到了四十五年来我一直敬仰和视为楷模的羽坛名宿,中国羽毛球功勋教练,前世界冠军侯加昌宗兄。相隔廿年,加昌宗兄携夫人、两位印度尼西亚胞妹回家乡省亲访友,亲自到梅县蓝塘侯氏祖屋拜祭先祖,亦到梅州少年儿童羽毛球训练基地亲临指导、座谈,勉励梅州少年儿童勤学苦练、报效国家,参观客家博物馆等等。这次加昌宗兄返粤回乡探亲访友,在南粤羽坛尤其是梅州掀起热潮,如春风沐浴,亲情无限。

我因工作关系,不能返乡拜会偶像和宗兄,只能透过诸多羽球好友、宗亲的微信,分享加昌宗兄和宗亲、球友及体育界、侨界欢聚、团聚的图片、视频,以至点点滴滴。羡慕之余,充满期望。令我惊喜的是,加昌宗亲增加了访问香港的行程,并第一时间会见了我——一个羽毛球爱好者,一个敬慕四十多年但从未谋面的小粉丝,一个相差十多岁的小宗弟。 


与羽毛球结缘,始于七十年代初我上初一的农忙假。一天,下乡劳动回来路上经过县体育馆,看见墙上贴了一个少年业余体校招羽毛球学生农忙假集训告示。我们十多位男同学都报了名,经过体能测试,录取了我一个。开始了与羽毛球的不解之缘,而且兴趣越来越大,中学毕业后我进了粤东柴油机和汽车柴轮厂,我把羽毛球带进工厂,结识了不少工友球友,上大学后我又成为暨南大学校队主力,和另一来自梅县体校羽毛球队梁师弟一起,连续三年夺得广东省大学生羽毛球赛冠军,广东省高等院校研究生羽毛球赛冠军。大学还专门颁发了一个优秀运动员勋章给我。其中更有趣的是,一次上体育课,体育老师点名时,把我的姓名叫成侯柏昌,老师说他知道我羽毛球打得好,以为是国手侯加昌的弟弟,同学们都忍俊不禁。至今遇到同时期的大学校友,留给同窗们印像最深的,不是因我当过班长,做过团支书,学生报刊总编辑、研究生会主席,荣获全国新长征突击手等等,而是我的羽毛球打得好!


研究生毕业后到深圳工作,又参加了深圳羽豪杯羽毛球赛并认识了许多球友。后来到香港工作,繁忙工作之余,在晚上和节假日又和香港各阶层球友经常切磋交流,参加香港羽毛球公开赛以及小区屋村友谊赛,俱乐部交流赛。自业余体校学习羽毛球以来,最常陪伴我的,不一定是父母、爱人或儿女,很可能是羽毛球 (球拍、球鞋、球衣等)。因为以前的工作性质,经常要外派。驻外外派工作不能带家人同往,但我肯定会带上我的羽毛球包。有朋友开玩笑说,羽毛球是我的“小情人”。

羽毛球运动给我许多幸运、荣耀和令人难忘的故事,我更感激的是羽球运动给我的健康身体和易于合作的胸怀和不服输的性格。羽球运动的迷人之处在于,在很短时间里,你会面对挑战,你有胜利机会和失败可能,它既是体力、力量、速度的比拚,更是一场智力和心理素质的较量。可谓斗智斗勇,扣人心弦,这不正是我们工作和现实生活的一个缩影吗?

我一直坚持自己的观点,羽毛球运动是最适合中国人的体育运动。这次拜会加昌宗兄后,我更加坚信这一点。


十多年前,我来到大洋彼岸澳大利亚,一篇《羽球会友》让我和世界冠军杨阳、陈昌杰、张爱玲等认识和接触,这些国手名将,都是侯加昌教练栽培出来的。

所以,和加昌宗兄香江首次会面,一见如故,有许多关于中国羽坛甚至国际羽坛许多共同的话题,许多关于羽毛球运动的人和事,运动科学和比赛运气。

加昌宗兄值得敬重和仰慕,不单单是他精湛的球艺,出神入化的球技,如虎下山的突袭,滴水不漏的防守,处变不惊、遇强逾强的心态,优美的步法手法,还有他那报效祖国的情怀、专注羽球事业的精神、顾全大局的胸襟、敬祖爱乡的孝悌、提携裁培后辈的热心和关爱家人的责任感。会面聊天中他提到一件事,令我印像深刻。他说六十年代从印度尼西亚回国不久,加上环境不习惯,遇到不少困难和困惑,好在当时的省体委主任陈远高同志(泰国归侨、延安干部),对归侨子弟很关心和帮助,记忆犹新。刚好陈远高同志的女儿和女婿是我多年好友,我实时找出相关照片,他端视良久,似乎回到往事之中。


加昌兄十七岁从印度尼西亚回国,参加祖国社会主义建设,远离父母家人,全程投入中国羽毛球运动,为中国争取了许多非常宝贵和意义重大的奖项和荣誉,可谓功勋卓著,贡献硕大。但从另一方面,中国从六十年代到开放改革,历次政治运动的风风雨雨和左倾路线,往往给有海外关系的人以有色眼镜相看,误解、偏见甚至假以攻击抹黑,轻则不予重用提升,重则刁难下放闲置。令不少满腔热血回国读书参加祖国社会主义建设的归侨心冷心寒,即使遭受不公平待遇,归侨对国家的热忱和信心从未改变。这里有我家的一个小故事,我的外公外婆也是在印度尼西亚经商的爱国华侨,六十年代初,外公外婆把六个子女(我的舅父阿姨们,我母亲回国更早)送回祖国读书,个个大学毕业均分配在各省市工作,当时文革浩劫,物资缺乏,和印度尼西亚富裕家庭生活有天壤之别,故时有牢骚向父母诉说。爱子爱女心切的外公在印度尼西亚为此亲自写信教诲他们须 “视制度为家长,一如平时在海外家庭一样,你们应抑制情感,以工作为重,视国为家 (原文)”。海外赤子胸怀令人敬佩。 


加昌宗兄亲自题字签名赠送他的书一本《挚爱》,我拜读之后更加了解、更加理解和更加敬佩加昌宗兄,忠孝传家,诗书立训。加昌兄为我们树立了优秀的榜样。我们虽然生活在不同的时间和空间,经历许多不同的人和事,也许有不同的苦和乐,但我们有共同的挚爱,热爱我们的国家和民族和家乡,热爱我们的家人,父母、妻子或丈夫,儿女及兄弟姊妹,也热爱我们认为最好的体育竞技运动——羽毛球。“片片羽毛传情谊,复兴中华梦相同”,与羽毛球运动结缘,绝对是一件快乐的事。



本文作者:侯伯坚

猜你喜欢

热点排行榜

评分排行榜

Copyright © 2017 港澳传媒华语国际台·深圳市卫视通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